古装剧危机录:备案量降69%,宫斗仙侠遇冷,历史传奇剧迎春天?

  • 时间:
  • 浏览:41
  • 来源:梧州学院教务系统_长春理工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武汉理工大学教务处
阅读模式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 王心怡,编辑 冒诗阳。 36氪经授权发布。

经历了八月“抛售”,九月“缺席”,昨晚腾讯视频上线的《明月照我心》是古装剧的重新亮相。

▲《明月照我心》海报

在此之前,进入献礼档期后,古装剧的上线数量明显减少。实际上,随着近几年来针对古装剧政策的不断出台,以及剧集市场整体的寒冬局面,古装剧数量减少已成为大趋势。

仅从备案情况来看, 2019年1—9月备案剧共有566部,其中古装剧共有44部,占比7.77%; 而2018年同期备案剧总数为886部,古装剧共有141部,占比15.91%%,同比减少68.79%。

当然古代题材备案剧数量下降与备案剧整体数量减少不无关系,但是仅二月数量上双的情况,第二季度通过规划备案并取得上线备案号的重点网络剧中古装剧只有一部,也从某种程度说明,古装剧仍未解冻。

总量在减少,但仍有不少古装剧开机或待播,不少跌宕的剧集等待上线,新杀青的剧集也将投入市场,作为剧集市场重要的组成部分,古装剧的储备数量仍然较大。

大趋势之下也有细分题材的变化。古装剧诸多类型中,宫廷剧已几乎消失,仙侠玄幻题材数量也在减少,以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为题材或以小人物成长为故事核心的内容,正成为受推崇的创作方向。

近40部古装剧杀青,古偶、仙侠贡献最大库存

如果谈起2019年古装剧的状况,撤档、裸播、集中上线这几个词语大概无法逃脱。尽管看上去命运多舛,但是截止到目前为止,仍然有24部古代题材的剧集已经或正在播出。

其中不乏成绩亮眼者,九月底《绝世千金》分账金额已突破5500万;《大宋少年志》《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宸汐缘》豆瓣评分超过8分;《陈情令》成为暑期档圈层爆款,演唱会加持尽显长尾效应。

▲《陈情令》国风演唱会

一系列数据证明,受众对于古装剧的需求依然强烈,空间依旧存在,基于此,古装剧仍然易出高热度、高流量作品,也容易造星。

制作方仍在这一类型剧努力。截止到目前为止,有近四十部古装剧已经杀青。整体来看,经典翻拍、小说影视化仍是古装剧作品主要来源。

在 壹娱观察 统计的36部已杀青作品中,《倩女幽魂》《绝代双骄》《鹿鼎记》已在其中,郑爽搭档侯明昊演绎融合了失忆、重生、复仇等剧情的新版聂小倩故事,胡一天携花无缺首次古装亮相,张一山版的韦小宝仅凭路透就已引起好奇。

值得一提的是,仅在这36部作品中,就有27部改编自小说。 其中既有《孤城闭》《斗罗大陆》《庆余年》《三生三世枕上书》这样或大IP、或头部公司制作的大剧,也有《冒牌太子妃》《萌医甜妻》这样的“小而美”。

小说自带粉丝基础,完整的故事架构只需进行影视化的改编,省力又省时,加之大IP后续可进行漫画、电影、周边等其他形式的开发,促进了小说影视化的热度不减。

从细分类型来看,“古偶”仍是待播古装剧的主力军 ,其中又加入不同的其他元素。比如《从前有座灵剑山》以喜剧、热血的方式讲述男主王陆(许凯 饰)拜师修仙的故事;而诸如《惹不起的殿下大人》《冒牌太子妃》《萌医甜妻》小体量的剧集,则依然延续轻松甜宠路线。

▲《从前有座灵剑山》剧照

相比其他主打权谋、仙侠、玄幻、历史传奇等元素的古装剧,仅仅走言情路线的安全系数更高,需要更多考虑的是如何能够让恋爱谈得不落俗套。

仙侠玄幻剧易出爆款,且不说《仙剑奇侠传》至今仍被很多观众奉为经典,近几年的《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香蜜沉沉烬如霜》都在当年成绩名列前茅。

仙侠玄幻剧吸引着制作方的创作。在这38部剧集中,仙侠玄幻剧共有九部,全部为年轻演员担任主演。除了《三生三世枕上书》为去年年底杀青之外,其余的八部剧都于今年杀青,且大多集中于7月之后。

但是纵观今年已播出古装剧情况,仙侠玄幻剧仅为四部,其中《绝世千金》还是分账剧形式,后期状况发展仍有待观望。

▲《绝世千金》剧照

另外,武侠剧也成为另一个大户,六部的储量,兼具打怪升级与浪漫元素,将会带领观众领略相同的热血,却各不相同的江湖。

已杀青剧集绝大部分是2018年备案项目,因此从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当时古装剧主要的趋势、创作方向,以及随后可能会为剧集市场提供的古装剧细分类型内容。但是, 由于政策、环境的变化,通过古代题材备案剧变化呈现出的趋势,或许可以反映出当下及未来剧集市场,尤其是古装剧的创作方向。

玄幻仙侠“遇冷”,传记、传奇类成“新宠”

尽管前有《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口碑收视双收,后有《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九州缥缈录》等在暑期档大乱斗中热度不断,但是2019年面对古装剧市场,制作方和出品方则态度更加谨慎,仅从电视剧备案公示上可见一斑。

▲《知否知否应是红肥绿瘦》海报

整体来看,每月备案数量与2018年同期相比均呈现断崖式下降,从三月开始至九月,连续出现备案数为个位数情况,且五月仅为一部,七月为两部。这与今年接连发布的关于古装剧的限制与引导有很大关系。

2019年1月北京日报官方微博罗列了宫斗剧的五大问题,随后卫视在播宫斗剧被叫停。3月网 传最严“限古令”,从发布即日起至6月,包括武侠、玄幻、历史、神话、穿越、传记、宫斗等在内的所有古装题材网剧、电视剧、网大都不允许播出。线上线下逐渐统一审核监管,也让古装剧由台转网之路变得不再容易。

限制和引导影响着创作和投资方向。从备案剧细分题材来看,截止到目前,宫廷剧持续遇冷,还未有一部备案,而2018年全年也只有六部宫廷剧出现在名单上,除了《长安诺》已经杀青,大多除了立项信息,未见更过后续动态曝光。

从项目简介来看,宫廷剧内容主要以主人公的成长为故事脉络,以表现情感、励志为主,宫廷剧已经“远离”宫斗题材。

除了宫廷剧遇冷,仙侠玄幻剧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从已公布的1—8月备案剧名单来看,除了已杀青的《三千鸦杀》为仙侠玄幻剧,就只有由盛夏光年报备的《美人图》带有玄幻仙侠元素;与之类似的神话剧也面临同样的情况。

三部已公示的神话剧分别为秦腔版的《封神榜》、以治水为核心的《黄河故事》,以及经典神话故事《孟姜女与范喜良》。值得一提的是,这几部剧的备案时间全部在1—3月,也就是“最严限古令”发布之前,换句话说,3月之后,玄幻仙侠题材以及神话剧就未再出现在备案公示名单中。

▲《封神榜》(秦腔)备案公示

如上题材数量减少的同时,传记、传奇题材的剧集受到了推崇。 实际上,从上述图表中即可看出,传记、传奇题材一直在古装剧中占较大的比重。

2019年已备案的古装剧集中,传记、传奇,以及大部分归于其它类别的剧集,大部分呈现出“正”的特点,或以反映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为架构,或以小人物成长奋斗为核心,其中还夹杂着更偏向于教育意义的作品。

《西凉马超》《鲲鹏与蝴蝶》《玄奘的一生》《天地人心王阳明》等剧以历史人物生平或典型故事为核心,讲述马超、庄周、玄奘、王阳明的经历;《日升昌记》则记录了雷履泰创办票号日升昌的过程,以及在风雨飘摇中晋商的智慧。

▲《鲲鹏与蝴蝶》导演与主演

而诸如《成语中国》《百集双语中华少儿国学剧》等剧则鲜明的瞄准青少群体,将经典成语、传统故事影视化,在观看剧集的同时,也能够起到教育、传播传统文化的作用。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今年7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局长、党组书记聂辰席表示:“针对注水剧、宫斗剧、翻拍剧、演员高片酬等问题,深入挖掘瓶颈症结,始终保持高压。”

之后的八月备案剧,古装剧最高集数已经保持在40集。而在七月备案剧名单中,还有50集的剧集存在。不难推断,在九月“限集令”发布之后,古装剧的集数也将得到控制。

经历了献礼档的“空白”,古装剧开始逐渐“回归”,“小而美”甜宠古装剧已率先在平台登陆,有消息称《庆余年》也暂定十一月在腾讯视频上线。

古装剧需求依旧,大剧依然极具竞争力,《有翡》自官宣之日起就维持高热度,《山海经之上古密约》不久前还因为官宣王俊凯加盟而出现在热搜上。

古装剧整体跌宕,但从市场储备和备案情况来看,宫廷剧、仙侠玄幻剧“遇冷”明显,偏向“正剧”的传奇、传记题材或成下一个发力点。

猜你喜欢